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社会正文

欧博会员开户:法工委副主任张勇:法院统领、审判权有限制 中央对国安有最终责任

admin2020-06-3036

导读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6月23日在听取香港国安法意见座谈会上谈话时示意,司法自力与统领权没有一定联系,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内的地方法院,香港法院的统领权和审讯权从来都是有限制的 张勇强调,中央政府对有用提防、阻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平安的犯罪负有最终的、基本的责任。 全文如下↓↓

今天,我们就香港特区国家平安立法征询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见。香港国安立法,针对的是盘据国家、推翻国家政权、从事恐怖流动,以及勾通外国等严重危害国家平安的犯罪,而不是杀人、偷窃、交通肇事等一样平常的违法犯罪,不是社会治安问题。国家平安犯罪损害的是国家整体利益,不仅仅是某一个地方的利益。古今中外,维护国家平安从来都是中央事权,由中央政府负担基本的、最终的责任和义务。换句话说,维护国家平安,不是一个地方政府能够完全担负得起的责任和义务,把这副担子完全交给地方政府是不卖力任的。只要理智地想一想、看一看世界各国的实际情形,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知识。

对香港而言,制订维护国家平安法的意义是什么呢?那就是林郑特首说的:“保‘一国两制’,还香港稳固”。“一国”是基本,“两制”是“一国”内的“两制”。可以肯定地说,若是国家平安在香港失去了保障,“两制”也就谈不上了。从这个角度讲,制订香港国安法最现实的意义,就是保障“一国两制”能够行得稳、走得远。

近年来,香港在维护国家平安方面简直泛起了问题:执法制度空缺、执行机制缺失,国家平安风险日益突显,且日趋严重。特区政府执法机构中没有一兵一卒专责维护国家平安,23条立法迟迟没有完成且遥遥无期,原有执法中“英女王陛下”仍然赫然在目,而司法机构回归以来没有审理过一起危害国家平安的案件……另一方面,“港独”势力放肆冒起、激进星散势力大行其道、民族国家看法不停冷漠,极少数人以从事危害国家平安的流动为荣为乐。若是这种征象和势头不实时加以阻止,任其伸张,国家平安必将失去保障,到那时何谈“两制”?!中央不能能对这些现实的危险和潜在的风险置若罔闻,任其泛滥,否则14亿中国人都不会准许。

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中央有许多方式方法和方案解决香港存在的国家平安风险。举例来说,解决执法空缺问题,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凭据《基本法》第18条第3款的划定,将有关的全国性执法包罗刑法分则第1章“危害国家平安罪”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香港实行。这样做也是相符基本法的。然则,中央从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系统的全局出发,坚持依宪治国、依法治港,频频权衡,慎重考虑,作出了接纳“决议+立法”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是充分考虑到了香港的实际情形,最大限度地体现了“一国两制”目标。

这几天,很多人关注中央在特定情形下直接统领极少数危害国家平安的案件问题,有人赞成支持,也有人说这会损害香港法院的司法自力。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谈谈这个问题:

第一,司法自力与统领权没有一定的联系。 司法自力是指法官在审理案件时不受任何过问,自力行使审讯权,而不是指法院的统领权和审讯权。任何法院的统领权和审讯权都是依据执法确定的,也都是有限制的,更不是法院自己决议的。香港法院的统领权和审讯权有没有限制呢?香港基本法第19条第2款明确划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除继续保持香港原有执法制度和原则对法院审讯权所作的限制外,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所有的案件均有审讯权。”第3款明确划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无统领权。”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内的地方法院,香港法院的统领权和审讯权从来都是有限制的,1997年前云云,1997年后依然云云,然则,这些限制并不影响香港法院自力行使审讯案件的权力。

第二,中央政府对有用提防、阻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平安的犯罪负有最终的、基本的责任。 维护国家平安是中央事权,不是特区高度自治范围内事务。中央政府必须确保在任何情形下、在任何地方的国家平安都万无一失。这是《宪法》赋予中央政府的职责。香港国安法草案划定,在一样平常情形下,在香港发生的危害国家平安的犯罪案件,由香港特区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据本法和香港当地执法及程序处置。这已经是最大限度地体现了“一国两制”下的特殊放置,体现了中央对特区的信托和对两种执法系统的尊重,也体现了香港特区在香港负有维护国家平安的主要责任和义务。

第三,必须认可,作为一个地方行政区域,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平安方面的能力和手段是有限的,特别是在涉及到外国或境外势力介入以及国防军事等庞大因素时,香港更是力所不及。 有一些危害国家平安的案件,香港特区是无权管、管不了的,是只有中央政府才有权力、有能力管的。实际上,在一些情形下,地方政府自身的平安也需要中央政府加以珍爱。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把维护国家平安的责任完全交给地方政府,这是地方政府不能蒙受之重。因此,中央保留着维护国家平安案件需要的、最后的统领权,可以防止泛起因香港特区不推行或者无法推行职责而导致国家平安受损甚至失控等严重后果。进一步讲,在香港国安法通过之后,若是香港特区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能够有用地担负起维护国家平安的职责,确保国家平安在香港安然无虞,中央政府没有需要行使统领权;反之,若是香港特区各个政权机关没有担负起或者担负不起这个责任,导致国家平安危机四伏,中央政府必须担负起这个职责。

第四,中央保留在特定情形下的统领权,也是为了制止泛起香港特区政府无法控制的最极端情形。 香港基本法第18条第4款划定,香港特区内发生香港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平安的动乱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决议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届时中央政府可以发布命令,将任何有关的全国性执法在香港直接实行。为了制止泛起这种最极端情形,中央政府也有需要保留最后的统领权。

对于行政长官指定专门法官审理危害国家平安犯罪问题,社会各界也存在一些差别意见。对此,也谈几点看法:

首先,行政长官代表香港特区对中央政府卖力,其中包罗在香港维护国家平安方面,行政长官是第一责任人。

其次,凭据基本法的有关划定,香港法官凭据自力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 这一任命权是实质性的。事实上,在大多数国家,法官任命都是一个政治历程,与司法自力没有关系。例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由总统提名,国会表决通过,再由总统任命。

第三,由于历史的缘故原由,不少香港法院法官实际上持有两个或多个国家的护照或旅行证件。 一段时间以来,香港和内地有不少意见以为,应当克制具有外国国籍的法官审理危害国家平安犯罪案件。从世界各国情形看,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允许外国人担任法官审理危害本国国家平安案件的实践。但考虑到香港特区的实际情形,没有接纳“一刀切”的方式,完全克制有外国居留权的香港法官审理危害国家平安案件,而是由行政长官指定一批适合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官。至于某一个详细案件由哪一名法官审理,仍然根据现行的司法规则解决。这样的放置,既可以制止有关法官在审理有关案件时可能陷入双重效忠之田地,又可以最大限度地施展现任法官的作用,不仅丝毫不影响司法自力,反而能够更好地保障法官推行职责和司法公正,也充分体现了对特区现行司法制度的尊重。

,

AllbetGmaing下载

欢迎进入AllbetGmaing下载(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网友评论